終於打完了(哭)

一度以為階梯永遠走不到最高處......一一

阿貳,生日快樂啊,阿肆也是(肆:#######都過了那麼久

兩極什麼的,就看機緣了(?

下集今天也會出現喔,都預約好了~

然後這篇大概正經很多(?

大概啦......

不多說什麼了,以下看文。

JT2  

毛:黃美英妳是我的妳知道吧(撥瀏海)






如果是緣份讓我們相遇,那緣份是否能將妳我纏繞一起?

 

 

「帕妮跟妳很有緣。」在知道我跟帕妮是同個醫院出生的那個當下,孝淵對我說出了讓人似懂非懂的一句話。

帕妮的名字後面緊跟著既熟悉又陌生的音,那是中文吧,孝淵講話偶爾會穿插中文的。

卻沒有任何解釋就這麼走了,留下一臉疑惑的我在現場,只因為她說看電視劇的時間到了……

 

這件事被我遺忘了很久,會突然想起來,是因為金孝淵在看電視劇的時候,突然指電視螢幕大叫,「緣份!這就是緣份啊!他們兩個也太有緣了!」她又突然講出令人陌生又熟悉的語言,中文,這才讓我又想起有點久遠的事,一切都是因為電視劇。

其實會記得這麼清楚,我自己也很驚訝,但某些事總是記得特別清楚,而某些事總是忘得特別快,常常有這種感覺,對於異常清晰的記憶,就沒有特別在意了。

 

這次一定要問到!

叫住關掉電視正要離開的孝淵,「金孝淵等等!」拉住她的手阻止她離開的舉動。

「诶?怎麼了?」

 

「剛剛妳說的那一連串中文是什麼意思?」

 

「妳說我剛剛在電視前面喊的那幾句嗎?」

 

「嗯嗯嗯!」

 

「韓文很有緣份的意思啊,只是妳怎麼會突然對中文有興趣?」

 

「就是很久之前,在妳知道我跟帕妮是同個醫院出生的時候,對了我說一句中文,跟妳現在說的有幾個音聽起來是一樣的。」雖然那時候妳講完就跑去看電視劇了。

 

「诶……那麼久以前的事妳還記得啊?」孝淵用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,畢竟我是曾經在記者會上自我介紹,用中文說著大家好,我們是Jessica的人,而且在事後被矯正錯誤後,也僅僅只是記得要用我而不是我們,這是金孝淵再清楚不過的事,因為就是她負責幫我惡補的。

「那妳還記得那一整句大概是怎麼發音嗎?既然妳都問了就趁這次幫妳解答吧。」 

 

「前面應該是帕妮的名字,然後更?妮?」發出不標準的音,餘光瞄到孝淵在偷笑,瞪了她一眼,「帕妮更妮恨右淵?應該是這樣,帕妮更妮恨右淵。」確定自己念出來的音跟記憶中,沒有相差太多,再重複了一次,讓她聽得更清楚。

 

「帕妮更妮恨右淵?帕妮更妮恨右淵……」她挑了挑眉,看著我應該是開啟了思考模式,「嗯……是帕妮跟妳很有緣?」

 

「對!」

 

「果然,既然難得妳對中文這麼有興趣,那就跟妳更深入的解釋一下吧!」孝淵拿起放在一旁的紙筆,寫下應該是剛剛說的那句中文,不過其中一個字似乎特別大,筆劃還特別多。 

 

孝淵用筆在那句話的下面畫了一條線,「這句話的意思,就是妳們很有緣分。」

妳剛剛解釋過了,「那……」像是知道我要問什麼,在我才發出一個音節就打斷,「西卡妳是想問,字為什麼會比較大吧?」她用筆把那個字圈了起來。

 

點點頭回應。

 

「這個字呢,是中國字的緣,也就是緣份的意思,是我特別喜歡的一個字。」看了我一眼,揚起她時常出現的微笑,甚至比平常還要更加燦爛,「假如把人跟人之間的關聯比喻成線,妳看喔……」又拿起了另一張紙,她在兩端寫下了JT的字母,像是要代表我跟帕妮般,「美國出生、同家醫院出生、韓國人、同年……」每當她說出一個我與帕妮之間的關聯,就在我們之間連一條線,筆尖、紙張跟桌子的摩擦發出沙沙的聲響,而我的心似乎也隨著沙沙聲漸漸查覺到之前一直都沒有發現的東西。

 

緣,是嗎?

 

 

「好了!」終於在她講了不知道多少有關於我跟帕妮之間的關聯,也不知道在畫了幾條線後,她開心的拿起畫好的紙,我也隨即停止走神。

 

定眼一看,孝淵拿起來給我展示的紙滿滿都是線,或者根本稱不上線了……「金孝淵妳……」不會是在耍我吧,感覺就像亂畫的。

 

一條一條連接JT的線,佈滿在JT之間,感覺像我跟帕妮之間是密不可分的。

 

孝淵伸出右手食指左右擺動,「還沒喔,我還沒說完,現在是金老師的講解時間。」

 

金老師……看了眼前的孝淵,那看似認真又帶點興奮的神情,讓人不好意思拒絕,只是……金孝淵妳挑什麼眉!不要我一看妳就挑眉好嗎?而且還挑雙邊!

深吸一口氣,忍住欲發作的脾氣,「妳說吧,金老師。」

得了,由得她去了,就來聽聽金老師有什麼見解吧。

 

「人本來是一個點,關聯是線,那面就是關係了,點跟點之間連接形成了線,而聚集在一起的線形成了面。」她伸手拉近剛剛那張紙,指著比較大的那個字,「緣跟圓在中國字裡念起來是一樣的,對了,妳最近也有點圓呵呵……」

「金孝淵,妳要不要繼續說?」口氣冷冷,我口氣冷冷的回應她,眼神也冷冷的看著她。

呵呵,呵呵什麼啊!!!

解釋中文字就算了,為什麼要突然提到我變圓這件事?!呀!是找死嗎?!

 

「好啦好啦,不要生氣嘛,我繼續我繼續。」她在紙上又寫上另一個中文字,大概是惹我生氣的那個圓。

 

「剛剛不是有說圓跟緣在中文裡讀音是一樣的嗎?」

 

「嗯。」然後呢?

今天金孝淵講這麼多到底是怎麼了?但她看著我的眼神也沒有任何不對的地方,只是感覺起來比平常認真了。

 

沒有理會我打量的眼光,繼續解釋著,「在人跟人之間的交集也可以比喻成圓。」她又在JT上各畫一個大圓,「交集的地方就是妳們有關聯的地方,很奇妙吧,人跟人之間很奇妙吧?吶,人跟人之間的相遇都是得來不易的緣份,就是因為如此珍貴才更要珍惜,西卡啊。」突然叫了我。

 

而我還來不及消化她所講的,只能傻傻的應了聲「嗯?」

 

她伸手拍拍我的肩,像是要託付自己女兒般,語重心長的對著我說,「要好好珍惜黃美英知道嗎?」

 

「诶?」對於她講出的那段話我只能傻住再傻住。

這是什麼莫名奇妙的狀況,本來以為金孝淵只是想跟我說有關緣份的事,怎麼會講到最後,要我好好珍惜黃美英呢?

 

金孝淵像是很滿意自己的表現,也很滿意我的表現,對我展現今晚最後一個笑容,又伸手拍了拍我的肩,「就這樣了,要記得我說過的話啊!時間差不多了,我該去睡了,不然忙內又要瞪我加外加對我碎碎念了。」就這樣,金孝淵就這樣消失在視線裡,放我一人坐在客廳裡,殷殷期盼望著她離去的方向,期望她能再次出現為我解答,但她卻再也沒出現過。

 

望了幾分鐘後,了解到金孝淵不會再出現,也就放棄了,轉而開始思考,有關Tiffany,也就是黃美英的事。

 

 

記得初次跟黃美英見面的時候,第一印象是吵,她真的很吵。

 

那時原本在練習室坐在地上休息,昏昏欲睡的我,聽到門口傳來有點大聲的聲音,閉上的眼睛頓時睜開,想查看是怎麼回事。

 

只見一個講著英文夾雜不流利韓文,有明顯笑眼的女生在跟其他人自我介紹著,內容大概是,她說她的名字叫Stephanie來自美國洛杉磯,是新的練習生。當然內容不只這些,但重點就是那樣,中間還夾雜著相當多的笑聲跟過多的形容詞,嗯很吵,這是對她的第一印象,或許對她爽朗的笑容跟笑眼有那麼點印象……

 

 

嗯,這就是我對黃美英的第一印象,不過……「哈……姆」手遮住嘴不自覺打了個哈欠,好想睡……只不過是回想一下剛跟黃美英初次見面的記憶為什麼會這麼想睡,不會是因為剛好那段記憶也想睡吧……

 

意識漸漸模糊,身體也漸漸倒向沙發,最終平躺在沙發上,完全睡著前,只記得自己口中喃喃自語著,「黃……美……英……」

 

 

睡著就算了,連夢中都是黃美英,感覺像是把我跟她之間相處的點點滴滴都夢了一遍,難道是因為睡覺前想著黃美英的關係,所以才會這樣的嗎?

 

動了動因為躺在沙發上而有點僵硬的身體,眼睛沒有睜開。

 

好像該進去房間睡比較好,但還是不想動,好睏,果然床還是比較好睡,不管了繼續睡,等到有人叫醒我再說。

 

翻過身,打算繼續進入夢鄉。

 

 

這時候,卻……

 

JessiJessi……」耳邊傳來黃美英的聲音,身體被激烈搖晃,這種強度的搖晃一定是黃美英,也只有她敢這樣搖醒我,但……還是不想睜開眼睛。

 

「嗯?」含糊應了她一聲,翻過身想繼續睡,她卻像是預料到,早一步抓住我的肩膀,阻止翻身的舉動。

 

「快起床了,Jessi」不死心繼續催促我起床。

 

為什麼……要在我打算繼續睡的時候來叫我起床,每次都這樣……

 

「黃美英妳好吵。」心不甘情不願睜開眼睛,扁嘴看著她。

 

黃美英拍拍我的頭,安撫的說,「睡在這裡會感冒的,Jessi妳如果要睡覺,回房間睡吧。」

 

「但是......秀英還在睡吧?」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,看了時間。

 

這時間,崔秀英一定還沒起床的,進去會吵醒她的,要不然……

 

「帕妮啊,妳房間借我睡好不好?」發出只要拜託別人就會不自覺出現的撒嬌音。

 

「可是......」黃美英一臉為難的樣子。

 

诶……她是剛好醒來吧,所以應該還是會回去睡,唉,好麻煩。

 

「那我們就一起睡啊,反正妳床又不小,拜託啦!好嘛好嘛!」拉著她的手左右搖動。

 

我要床!我要床!誰叫黃帕妮要叫醒我,既然叫了我,就要負責任。

 

「好啦好啦。」黃美英像是被我的舉動逗笑了,笑到眼睛都瞇了起來。

 

笑我,黃美英妳取笑我……hing!還不都是妳害的,還笑!

鼓著包子臉,有點不滿的看著她。

有笑眼又怎樣,有人說妳可以這樣用的嗎,hing

這次就先原諒妳,睡覺比較重要。

對她吐了吐舌頭,拋下她用小跑步的方式衝進她房間。

床我來了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海海 的頭像
海海

Just do it.

海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團長
  • 阿阿阿~睡著的西卡也...
    果然,還沒意識到黃美英重要性的女王~
    在床面前,什麼都不重要阿(菸
  • Jacques
  • 我們阿淵戲份好多唷 耶逼

    階梯黨高舉旗幟走過
  • 帆
  • 哇嗚~~~淵寶好好好聰明阿!!!

    半睡半醒的西卡最漂亮了
    階梯大發阿~
  • jie
  • 最近孝淵打醬油的戲份也很重喔!!!
    但講解完一大篇
    感覺鄭小姐有聽沒有懂!!!